最近,一篇文章《沒收到設備,還要支付近7000萬租金?超50家醫院卷入融資租賃迷局》引發廣泛關注。在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作為承租人的醫院并未收到或只收到一小部分作為融資租賃標的物的醫療設備,但是,因對法律的曲解或其他原因,使得醫院在未收到貨物的情況下提前簽署《收貨確認書》及《驗收報告》,出租人將該等文件作為證據提交至法院,法院依法判定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租金及未付費用。

本案牽涉醫院眾多,因涉嫌合同詐騙,目前公安機關已立案。拋開刑事層面不談,僅就民商事法律關系角度,出租人對于租賃標的物存在瑕疵是否負有責任?負有何等責任?出租人按照現有法律承擔的責任是否能夠平衡出租人與承租人之間的利益?在租賃物數量存在瑕疵的情形下,承租人應否享有“租金拒付權”?等等均系值得探究的問題。本文將基于融資租賃交易的屬性之一“融物性”闡述出租人對于標的物瑕疵擔保義務暨對承租人權益的保護。
一、“融物性”是融資租賃交易的根本屬性

學界對于融資租賃交易的屬性存在不同的學說和主張,如租賃說、借貸交易說、動產交易擔保說、附條件買賣說等等,但是,無論爭論如何紛繁,目前學術界和實務界相對趨同的認知是融資租賃交易同時兼具“融資性”與“融物性”兩種屬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條對“融資租賃合同”的界定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根據該等條款界定,融資租賃包含兩項交易,即買賣與租賃。出租人根據承租人的指示購買租賃標的物,完成買賣交易;出租人將該等租賃標的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承租人利用租賃物的使用價值并向出租人支付租金。在這個過程中,出租人以資金成本獲取租賃利潤及標的物的所有權,承租人以租金成本獲取標的物的使用權及緩解資金流動性困境或利用“杠桿”促動生產。筆者認為,在融資租賃交易中,“融物性”是基礎和根本,如果沒有租賃標的物,“買賣”環節隨之減少,剝離“出售方”,則融資租賃交易中僅剩下兩方主體,即出租人與承租人,而租賃標的物的缺失,將使得交易雙方之間褪去“租賃”的介質,從而直接導致該等交易演化為“借貸”交易。從這個角度講,“融物性”直接決定著融資租賃交易的本質屬性。

二、租賃物存在瑕疵時法院判決的主要觀點
通常來講,租賃物瑕疵可以區分為數量瑕疵與質量瑕疵。在本文中,租賃物“瑕疵”專指數量瑕疵。

對于租賃物存在數量瑕疵的情況,筆者檢索了兩個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