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資產作為租賃標的物在行業中一直有著相當多的研究討論與創新實踐。探究其原因,一方面生物資產租賃可以緩解現行租賃資產同質化帶來的競爭加劇,另一方面生物資產租賃也可以幫助租賃公司更為有效的扶持三農、服務貧困地區。

今年9月6日,中國銀保監會聯合農業農村部印發《關于支持做好穩定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有關工作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189號)。《通知》強調,銀行業金融機構要進一步加大對生豬產業的支持。雖然《通知》未點名金融租賃,但是生物資產融資租賃又一次被租賃行業廣泛探討。

近兩年來,國家大力支持生物資產、新能源等創新租賃物的融資租賃行業發展,2015年8月31日,《關于加快融資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就明確指出“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穩步探索將租賃物范圍擴大到生物資產、新領域。”之后《關于促進金融租賃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也指出,“探索將生物資產作為租賃物的可行性。”隨著國家對生物資產融資租賃業務的政策支持,生物資產融資租賃已經發展為時下熱門的業務模式。

從樹木、奶牛、蛋雞到種豬,很多融資租賃公司已經將上述生物活體作為租賃物開展業務,但是對于活體融資租賃來說,租賃物是否具有可行性?租賃物的天然孳息歸屬應如何確定?生物資產的租賃物將面臨的法律風險有哪些?本文將對上述問題進行分析,并從法律角度探尋生物資產融資租賃的風險化解之道。

生物資產融資租賃的合規性分析和操作案例

在我國并沒有專門的融資租賃法,亦沒有出臺專門針對生物資產融資租賃的法律法規。根據《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的規定,租賃物應當為固定資產。對于固定資產的定義實務理解爭議較大。從會計準則來看,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4號——固定資產》中明確,生產性生物資產不屬于固定資產,應當適用《企業會計準則第5 號——生物資產》。有觀點據此認為,生物資產不能夠作為租賃物。

但根據《外商投資租賃業管理辦法》以及相關法律法規分析現有的管理辦法以及監管部門并沒有禁止生物資產作為租賃物,以生物作為融資租賃的租賃物,融資租賃合同能夠兼具“融資”、“融物”的特點,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

國務院辦公廳在2015年先后出臺的兩個指導意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融資租賃業務發展的指導意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金融租賃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從宏觀政策層面鼓勵發展生物資產融資租賃,而對于如何具體實施并沒有進一步的說明。

在指導意見出臺以后,目前已有多家融資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