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1 主債務人破產后,主債權停止計息的效力不應及于擔保債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稱“《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但對于主債權停止計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擔保債權沒有明確規定。因此,司法實踐中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做法。以下案例即是其中一種典型的判決結果,下文將結合該案例對此問題進行分析。

樂山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與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保證合同糾紛案[1]

上訴人(原審被告):樂山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

[1] 參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終45號民事判決書,2016年04月20日作出。
一、基本案件事實

出租人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與承租人樂山樂電天威硅業科技有限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同日,出租人與保證人樂山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保證合同》,被擔保的主債權為出租人依據其與承租人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而享有的對承租人的債權。保證擔保的范圍為主合同項下的全部租金、各項費用、違約金、損害賠償金以及實現債權的費用(包括但不限于訴訟費、律師費等)。
2014年12月17日,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樂民破字第1號民事裁定,受理保證人對承租人提出的破產清算申請。2015年3月25日,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宣告承租人破產。

二、起訴、答辯及一審法院的認定與判決

出租人起訴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及遲延履行違約金等,同時要求保證人承擔相應保證責任。保證人辯稱,破產裁定出具之日起所有債務到期,不再計算利息,所以本案逾期付款違約金應當計算至法院裁定受理承租人破產申請之日,之后不應當繼續計算。
法院認為,其一,《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但該規定系對進入破產清算程序的債務人對外所負債務停止計息的相關規定,并不能據此得出保證人應當承擔的保證責任項下的違約金也應當在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算的結論。此外,其他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等對保證人應當承擔的保證責任項下的違約金在債務人的破產申請受理時起是否停止計算,并無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其二,保證人作為一個理性的商事主體,在為出租人與承租人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提供保證時,應當對所提供的保證可能帶來的法律后果有充分的預判,即承租人不能按期支付租金時,保證人要對承租人所應當支付的租金及違約金承擔清償責任。其三,保證人承擔的保證責任未超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