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以來,國內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爆雷概率在增大。市場上但凡有好一點的資產,各家租賃公司都一擁而上,競爭激烈;同時,雖然銀行的資金已較去年充裕,但在成本報價上很難讓步,且對投放項目極為挑剔。租賃公司在資產端和資金端受到了雙重的擠壓。2019年已近3季度,筆者所接觸的大部分租賃公司都未能完成年初的既定目標。

本文旨在指出國有商租在發展方向和實操過程中容易面臨的部分問題,并對行業發展提出筆者的一點建議,權作拋磚引玉。

本文所討論的融資租賃公司為國有商租(以下簡稱“商租”),具體特征為:1)實控股東為地方國資系或財政系為主;2)資產規模大多在10億-200億之間,項目投放資金主要來源于當地銀行,其次是金融租賃公司(以下簡稱“金租”);3)以政府類平臺業務為主。

另外,以外資租賃名義注冊,但實際外資股東仍然是地方國資系或財政系的關聯公司的“假”外商投資的租賃公司,也屬于本文“商租”的討論范疇之內。

一,商租的多樣化經營
現階段商租的客戶以地方政府類平臺為主,極端的90%的業務均是類平臺的情況也存在。但2019年商租做類平臺項目比往年需要更加謹慎。不光是經濟放緩,屢屢爆出平臺的違約事件,國家對政府平臺融資的進一步收緊,整頓金融亂象而禁止金租對商租的轉租賃,嚴禁對政府平臺融資等措施,都擠壓了商租在此類業務上的發展空間。

因此,商租有必要開展多樣化經營,開拓多種盈利渠道。
由于“租賃”的屬性,融資租賃公司面對的客戶群體主要為重資產類主體(或相對重資產類),除去政府類平臺外,還包括如下行業:

1)能源,環保,礦產;

2)軌道,運輸,港口,糧儲;

3)飛機,船舶;

4)文化,旅游,電臺,會展中心;

5)民營公共事業公司;

6)以盾構機為代表的高端制造行業;

7)醫院,教育(包括民營培訓機構);

8)以旗下其它資產或者建筑構筑物為租賃物的大型房地產公司;

9)有一定技術優勢和市場優勢的中小企業;

10)以汽車金融,醫藥供應鏈保理為代表的供應鏈金融。

所有租賃公司均按照各自的資源稟賦,產業背景和風控能力來選擇涉足的行業。不同的行業并沒有優劣之分,只有盈利的側重點不同。飛機、船舶、盾構機重在需要有相關的產業背景和處置渠道;電力考慮的要點是裝機容量,國家補貼以及長期資金匹配底層現金流;汽車金融需要多開拓經銷商的渠道和系統管理;

參考目前界內頭部租賃公司的情況,一家租賃公司能夠保持持續發展的能力,無外乎主要取決于三個方面:
1)股東

[1] [2] [3] [4]  下一頁